• 社会现象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小学我野生鸡我野生着两只大公鸡,这可让我愉快着呢!吵着,嚷着,硬让妈妈让我下楼去看看这两只鸡,趁便溜溜它。我飞奔到楼下,只见那两只鸡一只全身金黄,一只全身淡黄,两个小眼睛时时端详着我。鸡头上的大红冠,十分夺目,一只只脖子昂得高高,怪不得人们把大公鸡与骄傲并在一起谈论。我慢慢地靠了过去,只见那两只公鸡歪着脖子看着我。我不寒而栗地给它们的脚上绑上一根线,哈哈!终于绑好绳索了,我的溜鸡企图也起头了。溜鸡可不像溜狗那末轻松,只见我手里握着一根线,指挥着两只公鸡向前走。然而那两只公鸡却偏偏不听我的指令,我说往左走,它们却一只往右走,一只日后走,搞得我慌手慌脚。溜鸡溜好了,得给它们进食了。我在手上放上一堆米,两只公鸡跑着曩昔了,贪欲地啄着我手上的那堆米,可我呢?被它俩那尖尖的嘴,啄得哇哇叫。吃饱喝足了就带着这两只大公鸡巡查领地草坪上被我分辩了两块地。我带着它们巡查领地时,发觉了两只全身黄灿灿的大公鸡在我的两只大公鸡领地上溜嗒,我的俩“兄弟”眼里好像冒出了火,挣开我的手,疾步向两只公鸡举行搬弄,一场再所难免的“大战”起头了。只见淡黄色那只公鸡,把头昂得高高的,脖子上的颈毛一根根竖了起来。同党一扇,整个身子向对方的公鸡压过去,以追风逐电之试把头啄向对方,可对方也不是等闲之辈,屁股向上一翘,爪子在地上一蹬,冲曩昔,我家的“将军”一闪不竭向对方收回了几轮固守,时而伸长脖子,时而向下猛啄,把对方啄得夹着尾巴逃走了。在另一边,我的鸡也赢了,正快活得跑了曩昔。这就是咱们家的可恶的鸡。我家的鸡总能给我带来欢愉,从此我晓得,溜鸡比溜狗好玩多了。     小学游苏州遗忘你,真难! ~

    上一篇:首旅集团董事长段强:环球城票价或四五百元

    下一篇:袁枚曾吐槽《长恨歌》:大众疾苦远非帝妃可比